主页> > D壹生活 >【岁月刘声】 >

【岁月刘声】


2020-06-12


大马政府应恢复先父的公民权,他不曾犯法,而只是毕生为华文教育和民族文化而斗争,与政治和种族无关。”

这是华教运动卓越领导人已故林连玉先生的83岁高龄幼子,目前定居中国陕西的林多文去年第一次踏足我国,偕同妻子、儿子及男孙三代受邀参加大马华团为配合华教节而举行的常年公祭“族魂”时,作出上述呼吁。

或是因为逾半个世纪仍未获得“平反”,当马华上週四声称成功向国阵联邦政府争取到批准增建10所全新的华文小学及搬迁6所华小,而其中9所全新华小将以对我国政经文教有贡献的华裔先贤命名,但却独漏被华教阵营乃至华社公认的华教运动一代伟人林连玉先生,委实遗憾。

林连玉先生献身我国的华教和民权运动,敢于斗争,敢于牺牲,从来不求名利,无私付出,贡献巨大,高风亮节的他永远活在人们心中。不论仍在世或辞世后,相信他毫不在乎也根本不在意是否会被树碑歌功颂德,包括以其名字命名华小或华文独中。

极为反讽的是,在9位将被冠名上述全新华小的华裔先贤中,至少有一位已故马华元老生前在朝当权期间曾与林连玉先生为“敌”,沦为林连玉先生惨遭逼害的“共犯”,并长期对抗华教运动而留下骂名。

(据知,雪隆有一所华小是以已故第二任财政部长陈修信的名字命名,而这位马华第三任总会长在领导这个华人政党期间一贯敌视华教包括冷嘲热讽“独大办得成犹如铁树开花”,进而极力阻挠独立大学的倡办。)

因领导华社强烈反对企图变质华文中学,进而侵蚀华教生存的1961年教育法令,时任教总主席林连玉先生不幸于被联盟(国阵的前身)统治集团以“煽动种族情绪”的莫须有罪名褫夺公民权,复遭吊销教师准证,从此“隐居”吉隆坡至抱憾辞世,这一天从此被华社定为华教节。

林连玉蒙冤马华难诿责

已故林连玉先生至今时今日仍蒙冤,未能恢复公民地位,这不啻是华教阵营尤其是董总和教总所肩负的“未完成的任务”,而当年教唆大多数华文中学在1961年教育法令下改制为国民型中学的马华依然亏欠华社一个公开的道歉,甚至谢罪。

换句话说,只要林连玉先生一天仍蒙冤未雪,马华高层领袖不论仍在位,或已引退,或已辞世皆难以诿责。

据了解,林连玉基金会多年来曾向马华与民政党求助争取恢复林连玉先生的公民权,但两党似乎冷待有关诉求,无意跟进处理。

或者可以说,马华此时此刻尤其是来届全国大选晋入倒计时之际,若无法掌握契机向首相纳吉力争为林连玉先生“平反”,以及制度化资助华小和批准增建华小和华文独中,儘速修改关丹中华中学的批文,立即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等等华教的生存与发展所长期面对的问题,那幺对马华来说,身为总会长的廖中莱这回争取到华小的增建或迁校所可能化为的选票效应看来将会打折。

说真的,自诩秉承和发扬“林连玉精神”,却不幸一度持续内斗而导致华教运动险遭重挫的董总与教总领导人,难道他们并未醒觉本身愧对“族魂”吗?

文/刘汉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