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维生活 >【岁月刘声】纳吉那晚梦里也会笑 >

【岁月刘声】纳吉那晚梦里也会笑


2020-06-12


退休高级警官蓝利莫哈末诺缔造纪录,当选为第一位原住民国会议员,他将在我国的议会选举史上留名。

这回以国阵直属党员的身份出战的蓝利上週六在彭亨的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席补选四角战中得票12,038张,以3,238张多数票大胜最接近的对手希望联盟(民主行动党)候选人马诺佳仁,他得票8,800张,另两名独立人士沙烈胡丁和黄承毅分别得票314张及276张,双双被没收竞选按柜金。

首位原住民跻身国会

赢得这场补选的国阵,其得票和多数票皆告显着增加;在本届“509”大选中,替国阵成功守土的国大党候选人西华拉治得票10,307张,仅以597张多数票的微差险胜马诺佳仁。(因涉及贿选,西华拉治较后被选举法庭裁决其当选无效,并被禁止参选5年。)

这意味,在这场被喻为自本届“509”大选落幕以来的“两个政府”(希盟中央政府与国阵彭亨州政府)第一次对决,被指已“名存实亡”而濒告解体的国阵力克已入主布城至今8个多月的希盟,颇具重大的政治意义。

在过去4个多月所举行的4场补选中,希盟的人民公正党和行动党分别守住雪兰莪的双溪甘迪斯、斯里斯迪亚和无拉港3个州议席,以及森美兰的波德申国会议席,这回国阵成功捍卫彭亨的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席,乃它第一次赢得补选。

国阵以漂亮的战绩稳守被喻为“不朽神话”的金马仑高原国席,曾在14天的竞选期上山高姿态落力为国阵助选和替蓝利站台的纳吉,当晚入睡后想必在梦里也会笑;这位前首相虽已垮台,甚至一度被党内外指是巫统及国阵的“政治负资产”或“政治票房毒药”,但曾担任彭亨州务大臣及现任北根区国会议员的他,这回在作为此役主场的彭亨,委实仍能发挥一定程度的影响力,尤其是替国阵稳住马来人、垦殖民和原住民的票源。

但或许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也就是说这并不意味有如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所“预言”般,纳吉将通过这场补选“试水温”,企图“回锅”掌权巫统,甚至奢望在来届全国大选重返布城。

对声称享受“甜蜜的胜利”的巫统兼国阵代全国主席莫哈末哈山来说,这回在金马仑高原补选大捷,可助提升国阵尤其是一度因掀起退党潮包括国、州议员相继出走而持续沉沦的巫统之士气(即使是有限度),进而有利于巫统迎战即将到来的雪兰莪士毛月州议席补选,以及可能举行的森美兰晏斗州议席补选。

无论如何,国阵在这场补选击退来势汹汹的希盟,主要原因显然在于国阵成功稳住马来及原住民尤其是垦殖区的铁票,而这又归因于其一国阵的竞选策略奏效,出自选票的考量而派出“奇兵”蓝利守土,让这位原住民Semai族人及穆斯林,吸引更多马来人及原住民选票,佔34%的巫裔选民及佔22%的原住民选民再次在这场补选扮演“造王者”的角色;儘管希盟声称它所获得的原住民支持度有所提高,但大多数原住民和垦殖民看来仍倾向国阵。

其次,国阵基本上囊括马来和原住民票源,显然归因于获得弃战这场补选的伊斯兰党的“加持”;在伊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带头动员催票下,有效说服伊党支持者的选票流向国阵,这就说明为何国阵的得票及多数票大幅度增加,以及这场补选的投票率取得不俗的68.79%。

巫伊合作“加持”国阵

在某种意义上,“巫伊合作”这回第一次促成反对党重挫希盟,不啻是“巫伊合作”的範例,为两党今后各取所需地加强所谓的合作注入动力,但也向国人传达了“危险警讯”,意味巫统和伊党基于政治和选票的考量,持续操弄“种族与宗教牌”,在保守、极右和激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其结果顿使去留国阵迟疑不决的马华陷入极为尴尬的窘境。(据知,巫伊在这场补选中曾炒作梳邦再也兴都庙骚乱事件尤其是巫裔消拯员阿迪殉职悲剧,以及希盟候选人的印裔色彩。)

话又说回来,恃着执政中央的强大优势,希盟尤其是行动党攻取金马仑高原这个国阵堡垒功败垂成,其中自有原因,除了依然无法争取到马来及原住民的支持,华裔选民投票率下降,而游子这回或因农曆新年在即而选择不提前回乡投票,或多或少影响向来仰赖华、印裔选民支持的行动党胜算,再加上在竞选期间一再浮现的贿选疑云、滥用政府资源的指控及其他种种不利于希盟的传闻,莫不对行动党的选情带来一定的冲击。

希盟这回兵败金马仑高原预示它不易于来届全国大选夺取彭亨政权,而它无法取得补选“五连胜”,尤其是在这个多元种族聚居的混合选区蒙受首败,若被解读为人民包括希盟支持者对希盟的施政最新支持度的“小型公投”,彰显他们不满希盟一再对政策U转,尤其是未能兑现其大选宣言所许下的大部份承诺,这不啻是为希盟敲响警钟,首相敦马哈迪及其他希盟领导人尤其是“共治”行动党的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确须正面对待败选,谦卑地全盘检讨失利的原因,进而认真反思,彻底检讨。

文/刘汉良


上一篇:

下一篇: